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内 > 内容
澎湃新闻评KTV歌曲下架:音集协到底代表谁的利益?
2019-07-10 13:59:05 来源:蓬壶渚林网  作者:
关注蓬壶渚林网
微博
Qzone

昨日,京津冀33个巡游方阵聚平谷闹元宵。新京报记者王贵彬摄

20多天前,音集协要求KTV下架6000多首没有授权其“集体管理”的歌曲,一度被舆论质疑是“霸王硬上弓”。之后又有网友举报“案中案”,称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利用工作之便,用自己旗下的北京鸟人艺术推广有限责任公司与KTV打官司,诉讼判决文书达2000余份。

以“站不起来”为由强占他人座位死活不让的“高铁霸座男”,这两天在舆论场大概真的“站不起来”了。霸占他人座位的他,如今也牢牢地霸占着热搜榜的“C位”。

音集协既然是集体权利“代理人”,应该也必须服务于著作权利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衙门”。令人遗憾的是,英皇等三家公司去年正式退出音集协,主要原因是“版权费用分配不够公开、透明”,以及“音集协存在越权授予VOD供应商‘复制权’的问题”。音集协自己都承认:权利人退出协会,自己打官司,获得的收益更大。那么,音集协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一场“KTV歌曲下架”风波,浓缩着公众舆论对法治的关切。音集协应对质疑如实回应,有关部门也应依法介入查处。音集协和音乐人到底“谁养活谁”这个基本问题,要先搞清楚,真不要以为没有了张屠夫,就得吃带毛猪。

相对于著作权利人个体维权,音乐作品通过协会集体管理,在诉讼维权、节约成本等方面有一定优势。然而,随着更多疑点汇聚成流,却又指向音集协真实定位的异化。

记者发现了一个怪圈:多家KTV曾依规向音集协上交版权费,但KTV仍然每年都会遇到侵权官司,上交的使用费到底去了哪里?而部分音乐著作权人却表示没有收到费用。比如陈奕迅的《十年》,其公司就表示一直没有收到过版权费,《十年》尚且如此,其他歌曲不言而喻。与此同时,为音集协代收了10年版权费的天合集团,又和音集协对簿公堂。

(2007.09—2012.06东北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2012.11博士生导师)

比如,根据《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规定,音集协只能代表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以及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会员所授权作品发放许可。换而言之,没有授权就不能管理,而这次音集协公开叫板全国KTV,要求对未被授权的6000多首歌曲下架,这有违《反垄断法》所规定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之嫌。

伍海桑则首先强调了“经济原因”。“虽然使用小号所需的费用看起来少,但毕竟要付一点钱。”

[解说]74岁的村民焦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家距离事发地大约300米,爆炸中他被房子的吊顶砸中,艰难地从屋子里爬出来,身体多处受伤。

“中方一向高度重视保护所有海外中国公民的安全与合法权益,我们再次提醒准备出国和已在国外的中国公民进一步关注有关海外风险提示,加强防范意识。”华春莹说。

据日本气象厅4日发布的消息,7号台风正在以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由日本海域一侧向东北方向移动,中心气压985百帕,最大风速达每秒35米。7号台风登陆日本带来强风和强降雨天气,截至目前,已造成一名老年妇女死亡,另有多人受伤,其中两名来自中国台湾的游客在香川县被掉落的广告牌砸伤。

又如作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音集协扮演的应是服务者角色,而不应是自我营利者。如果该集体管理组织的负责人,用自己旗下公司代表音集协与KTV打官司,这种“瓜田李下”的行为本身已属违法操作。

词都网

上一篇:最高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不收诉讼费
下一篇:游客首都机场发生不文明行为将影响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