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生活第一门户 
首页 旅游 科技 国际 体育 军事 时事 综合 汽车 健康养生 教育 娱乐 社会 文化 财经
新闻信息
您的当前位置: 枣巷资讯 > 科技 > 我在腾讯巨变这一年

我在腾讯巨变这一年

2019-11-07 10:18:22 访问:2274

资料来源| infoq (id: infoqchina)

作者|唐晓芝,张晓楠

如果腾讯对过去一年发生的巨大变化做出回应,腾讯将如何打破这个话题?目睹这一过程的参与者如何看待各方面的变化?Infoq采访了腾讯三天,希望给读者讲述一些背后的故事。

陈华山是腾讯首批接受组织结构重组的人之一。他从mig(移动互联网业务集团)到csig(云和智能产业业务集团)的转变是在去年6月,距腾讯于去年9月30日正式宣布组织结构重组还有三个月。

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因为我们过去“打击”得太重了?

陈华山的回应来自他所在部门的业务:人脸识别。

当时,该公司的四个部门同时生产人脸识别产品。除了我的互联网合作部,还有云产品部、社交网络业务组(sng)运营部和微信开放平台部。

腾讯有着浓厚的开放文化氛围。在这个城市被围困的toc地区,“内部赛马”有明显的优势,但是做生意会让顾客困惑:你们公司很多部门的人都来找我,我应付不了。

Infoq记者甚至听到腾讯的同学说这样的话:“一个客户从腾讯团队那里收到了同一项目的报价。客户选择报价最高的方案,并接受内部审计。根据一项调查,虽然是同一个产品,但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计划和服务,所以价格是不同的。”

除了迷惑客户之外,“内部赛马”还有另一个反映在研发水平上的问题:每个部门都会根据业务特点打造自己的一套车轮,这些车轮没有互相重用的渠道。部门之间的壁垒很紧,因为没有其他团队会使用好的工具,所以没有理由接受开源。

我还阅读了智虎的帖子,批评腾讯落后的技术建设。坦率地说,我们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批评。我们在内部网论坛上有更直接和尖锐的评论。

陈华山认为9月30日调整组织结构很自然,但他没想到以后会有这么大的变动。......

大型企业的组织变革和中国台湾的建设无疑是一个难题。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智慧。它还需要找到合适的进化速度和构建顺序。据估计,它不可避免地会遇到许多麻烦,如部门的短期利益冲突、部门团队的安全以及经验不足的损害。我认为这里的关键仍然是两点。一方面,这取决于高层管理团队自上而下的决心和意愿。另一方面,它是公司产品和技术团队的文化和思想。——腾讯前首席技术官张之洞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一直如履薄冰。

9.30一周年的前五天,在深圳深南大道10000号腾讯大厦37楼,csig负责人、腾迅云和智能产业集团总裁唐道生在接受infoq采访时总结了他过去的一年:“我心情很好,但我也如履薄冰。”

在过去,如果你给腾讯下了一个定义,它会是什么?它可能是一家社交公司或游戏公司,但也可能不是tob公司。csig的成立可视为腾讯向B端、工业互联网和发电转型的开始。它不仅需要直接赚取政府和工业客户的钱,还需要通过B端业务开拓C端业务。Csig负有重大责任,唐道生形容自己今年像往常一样如履薄冰。

“tob业务需要对每个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但事实上每个行业的水都很深。”

在他的话背后,可以理解的是腾讯在做生意时并不十分理解“常规”。让我们举另一个腾讯学生告诉记者的例子:

不久前,政府云中的一个项目出现了故障,几台服务器受到了影响。其他朋友都是一大群顾客,而腾讯只有两个人在现场。尽管我们的解决方案是事后最好的——在几十名技术人员的支持下,我们在后方工作了许多天几夜,帮助客户恢复了100%的数据,但客户觉得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现场,没有对他们给予足够的关注。

这种行为方式非常腾讯化。毕竟,在做toc生意时,一个由几个人组成的小团队可以坐在家里处理大生意。每个人都是首席执行官。

在tob业务中,传统客户有许多考虑因素、顾虑和相对保守的想法。此外,决策周期也很长。理解常规和承受脾气确实是csig面临的挑战。

然而,唐道生有他自己的方法。

在智能行业,腾讯可以从能够充分发挥其高端优势的行业开始,如零售、教育和交通,这些行业都可以利用腾讯的高端能力。我们可以和微信生态合作:微信搭建平台,我来上班。

此外,tob还需要“长时间捕捉大鱼”。

Csig在培育初期的业务侧重于长期布局,甚至暂时没有具体的数字评估指标。

我很好,我可以做得更好

对许多csig人来说,他们喜欢称自己为“腾讯的内部创业部门”。对于创业部门来说,csig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一样多。腾迅云副总裁王慧星表示:

csig是既得利益吗?我不这么认为。腾讯的人在成为甲方之前,现在是乙方和丙方,而不是甲方。如果不得不说他有既得利益,他也在收获行业变革的红利。

然而,王慧星认为:

尽管我们离智能行业的最终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从增长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我们在组织结构变化和业务产品团队整合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王慧星特别提到了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的一个案例。在PICC的业务属性中,不仅有财务属性,还有营销属性以及索赔和损失确定属性。需求相对复杂。通过与微信的合作,滕旭云开通了微信支付,并提供了一整套解决方案。从上层到下层产品,到基础设施,再到技术中心,所有工作都将由滕循云的团队完成。这成为腾讯在传统保险机构领域的第一大客户,也在保险领域取得了标杆效应。

Csig在过去的一年里在金融、旅游、工业、安全等领域蓬勃发展。发布了政务领域“未来城市(wecity Future City)”的数字政府解决方案,赢得了长沙和武汉的数字产业总部,赢得了金融领域五大银行的四大客户,并在泛互联网行业赢得了许多好消息。

有好有坏。对腾讯有很多批评。没有tob基因是其中之一。在奇格看来,遗传学实际上是第一反应:在过去,腾讯的第一反应是用户的想法。但是现在,腾讯想思考的是:客户对他们的客户有什么看法?王慧星举了一个例子:

我们最近刚刚失败了一个中央企业项目。在这个项目的开始,团队不知道客户的业务逻辑或者他们的痛点是什么。产品团队在早期做了长时间的调查,研发人员深入参与了整套解决方案的制定,但最终在投标阶段失败。作为一个B端客户,会有这样的问题。你能理解客户和企业的需求吗?你能帮助你的客户并为他的客户提供良好的服务吗?

Csig在过去一年做得很好,但还可以做得更好。

工业互联网:风在吹,让它吹久一点。

腾讯从来都不是一家擅长投机的公司,但在整个2019年,腾讯提到最多的词是“工业互联网”。事实上,腾讯成立csig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工业互联网浪潮。

在消费互联网的上半年,腾讯是一个典型的缩影。腾讯成立20年来,中国网民数量从100万增加到11亿。腾讯也是从大小数百个K文件的oicq起步的,已经成长为一个拥有10亿个月生活产品、市值3万亿元的巨型企业。

在9.30调整时,背景是腾讯股价下跌的时刻。当消费互联网进入股票市场,刺刀和红色的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开辟一条新的轨道是很自然的。

然而,从媒体的角度来看,工业互联网似乎并不像预期的那么热,但在参与者看来,却不是这样。王慧星认为:

工业互联网不取决于制造商的意愿。工业互联网背后是广泛的群体,涵盖金融、旅游、医疗保健、工业等方面。该行业想要的是连续性和稳定性。它的爆发点不会像消费者互联网那样多,传统公司也不会有太多的公关需求。

王慧星在接受采访时说:机遇与挑战并存。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新的领域,有着丰富的想象力。

事实上,有许多挑战是正常的。没有挑战就不可能完成企业级服务。没有挑战,你的企业进入了一个平稳的时期。在业务的快速发展中,企业级业务规模越大,多维生成的挑战就越大。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新概念,但它背后的产业已经存在多年了。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生火灾?王慧星举了一个谷歌的例子:

谷歌起初制造了一个非常先进的工具,但是没有人使用它,最终还是死了。几年后,aws也做了类似的服务,并生气了。这是什么意思?这表明时机非常重要,布局也非常重要。如果正确的事情发生在错误的时间节点,最终很难成功。

除了时机,还要明白本质,腾讯显然已经做好了来的准备。在唐道生看来,在某个行业使用信息技术并不叫工业互联网,而是巧妙地将不同行业联系起来。腾讯为高端服务的优势可以得到充分利用。

工业互联网正在蓬勃发展,让风吹一会儿吧。

今年1月,腾讯正式成立了一个由teg(技术工程集团)负责人路山和csig负责人唐道生领导的技术委员会,以促进腾讯内部自主研究和开源之间的合作。对腾讯过去一年内外技术发展的批评和建议将由组织层面的委员会自上而下解决。

云和开源协作的自我研究本质上是开放和协作的。开源协作主要解决研究和开发问题,而云的自我研究更多地关注运营方面的效率提高。云自主研究的云本地标准需要由开源协作团队制定,开源协作也需要通过云自主研究来实现。即使在某种程度上,自主开发的云也是腾讯最大的开源协作项目。

从研究到云

目前,“挤进”所有业务线的快速步伐给整个云资源、云服务和云架构带来了许多挑战。团队合作伙伴经常在清晨回家。

面对记者时,小石光笑着说了上面略带苦涩的话。

小石光是腾讯自主云研究的主要负责人。云的自我研究也是csig的业务。他说,自主开发的云团队属于“云生云团队”。目前,该团队只有不到20人和几名来自外部业务线的同事,形成了一个半虚拟半实体的团队。团队的主体实际上是小石光过去带来的qq技术团队。他们的目标非常宏伟而艰巨:使腾讯的内部业务结构适应云结构,并使云转型适应大规模自主研究业务的场景,即拥抱公共云的标准、业务和云的适应过程,以及腾讯所有的核心业务都满载云。

Qq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云案例。Qq已有20年的历史,经历了2g、2.5g、3g和4g次。它将在未来适应5g。历史和技术负担非常沉重。因此,与微信相比,qq在技术架构和云架构方面更难适应。然而,成功的云应用对行业,尤其是传统行业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小石光坦言,学习云的压力很大。他每天工作到很晚,包括周末。

这个团队的理想规模应该是40-60人左右,使用云本地技术为腾讯的内部业务服务。目前,队伍很小,只能在有火的地方被摧毁。该团队还在逐步扩张,垂直关闭每个bg业务,横向结合云应用流程和能力建设,不断优化和提高自身支持自主研究和云应用的能力。

在萧石光看来,自我发展到云端的压力不仅是发展团队的规模要求,也是文化压力。

“腾讯在每一个业务领域都有自己的技术系统,但从上到下研究云的决定一直在推进。将自我研究推广到云不仅会给原始团队带来额外的工作量,而且不可避免地会对业务线团队造成一些干扰。但幸运的是,每个bg团队在研究云的工作中更加合作。”

“对其他团队来说,通过自学来拥抱云的原始容器平台意味着交出自己的底,因为每一行业务都有自己的平台。如果我把它交给你,我会交出我的半辈子。你能做好吗?”

“我们正在基于云的容器平台上调整和转变每个业务线的应用特性。集装箱平台的一般能力得以建立。根据各种业务场景的需要,业务线和平台可以一起构建,以便更好地使用容器平台。这是开放和共同建设能力的体现。”

在对尚云的研究开始的8个月里,小石光和尚云团队取得了良好的成果。

总的来说,它已经达到了qq和qzone都将在今年年底投入云端的预期。微信和国王的荣耀等。已经被灰色阴影笼罩。计划今明两年腾讯所有核心自主研究业务都将完全融入云,云将成为腾讯的主流架构。

此外,小石光还透露:

腾讯的自主研究业务在使用一些云服务的规模上已经超过了腾讯的公共云。随着云自主研究的逐步推进,在云中使用公共云的自主研究业务比例迅速增加。

谈到未来,小石光说:

未来,自主研究云将被划分为不同的行业,包括社交、教育、金融、游戏、办公场景、交通、医疗等。,针对不同的行业场景,为自主研究业务创建全面的云基准。我们还希望将这些功能引入公共云,为每个全面的云行业场景输出行业解决方案,并在云流程中合并和整理成熟的iaas、paas和saas功能以及自主研究业务场景中的经验。将孵化新的云产品和服务,使腾讯的公共云达到底层,支持自主研究业务融入云的原始生态,丰富公共云iaas、paas和saas的场景,以公共云的形式向B端企业开放,以共建的形式推广业务云。

关于云服务自我发展的时间表,唐道生表示:“最初是给两年时间,但现在可能会延长到3年。主要原因是许多新的需求将转移到云,内部安全保护系统需要改进,以及自主开发的云与办公网络、研发网络和生产网络之间的联系。”

腾讯不擅长运动和群居。

开源协作

腾讯2万多名研发人员都是开源合作的一部分。开源协作团队在协作、运营和文化建设方面发挥着更大的作用。

开源合作负责人郑亚峰告诉infoq记者,腾讯目前有50多个合作项目和8000多个开源项目,其中一半是自上而下推广的,另一半是开发者积极推广的。K8s、腾讯ci、大数据(天空穹顶)、接入服务、视频播放器、图形计算等。已经成为第一批得到推广的关键技术合作项目。

在移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腾讯的技术能力可谓卓越,尤其是在即时通讯方面,腾讯处于领先地位。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外界对腾讯技术能力的认可夹杂着质疑的声音。

在腾讯的内部网论坛上,也集中爆发了关于腾讯技术建设的辩论和讨论。腾讯技术委员会负责人卢山(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泰格总裁)、腾讯副总裁姚兴等高级官员直接面对开发商的批评,积极回应对腾讯内部技术社区编码员和乐源的质疑,建立有效的沟通机制,推动解决和妥善处理开发商反馈的问题。

腾讯的技术过去有部门墙和车轮建造等现象。开放代码是腾讯决心进行技术变革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开源的目标是减少“轮子的再创造”,协作的目标是“去中心”和保持快速响应。

开发人员自然接近开源。当讨论开源协作时,编解码器社区的一名开发人员留下了一条信息:“程序员心中都有一颗开源的心。卸下钩环是开源的。至于标准和规范,自然增长会产生结果,现有的优秀项目是指路明灯。”这反映了大多数腾讯开发者对开源协作的态度。

自上而下的调整需要正视和解决“kpi项目”的趋势。鲁山在内部多次表示:“我们需要冷静下来,像一个小团队一样,每天坐在一起,谈论技术、好主意,并走向协同。”据infoq记者报道,开源协作项目团队通过促进“开源、协作、云上成长”的“新代码文化”升级,创建了一个专注于内部技术交流和讨论的“代码客户”社区,构建了一个展示腾讯技术地图整体图景的“技术地图”,并组织了一个专注于激烈技术讨论的“吐出会议”,在“软件”和“硬件”两个方面做了很好的沟通和协调工作。

腾讯ci项目负责人、开源合作项目蓝鲸产品中心主任方守辉向记者讲述了新代码文化启动后的直觉感受:

最大的变化是团队的稳定性得到了加强。过去,一些工程师只把编写代码作为他们的工作。现在,在倡导开源和协作的文化之后,他们已经成为一个情感职业,能够遇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并为自己增值。这个团队比以前更有活力。

早期技术扩散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在开源协作的初始阶段导致了一些阻力:以前有3到4个团队在开发一种工具,合并后谁是主要的?如何分配工作?卢山曾经在内心说:

谈论开源协作不是一场运动。它不需要从一开始就使用一个大框架来协作。可能有三四个团队在做这个项目,但是很多人正在使用它。我们互相信任,客观地讨论问题,好的组件有好的支持者供用户选择。

郑亚峰补充道:

坦率地说,开源协作刚刚迈出了第一步。分享腾讯在过去20年积累的所有代码不是一个小项目。协作将是一项持续的工作,不需要一步。

相比之下,腾讯的开源开发更加成熟。自2016年以来,腾讯一直在github上发布高质量的内部开源项目。目前有84个项目,超过24w星。腾讯也为开源社区做出了积极贡献,并获得了国内外的关注和认可。

谈到内部开源和外部开源的关系,腾讯副总裁王桔鸿说:

我们对外开源时,规范、治理、管理办法、工

极速快3app

© Copyright 2018-2019 brightlifesc.com枣巷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