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生活第一门户 
首页 旅游 科技 国际 体育 军事 时事 综合 汽车 健康养生 教育 娱乐 社会 文化 财经
新闻信息
您的当前位置: 枣巷资讯 > 财经 > 任泽平:我担心房价会在19年再次迎来报复性上涨

任泽平:我担心房价会在19年再次迎来报复性上涨

2019-11-06 21:11:27 访问:4995

恒大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不仅身上贴着千万年薪的标签,而且他在大小论坛上的年度演讲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从经济底部到房价上涨,当时,任泽平的每一个预测也成为主要组织决策的重要参考。

在此基础上,我们对任泽平近年来的宏观经济和房地产走势进行了预测。一些趋势分析今天读起来很有趣。以下是任泽平的观点。读完之后,我相信你会有自己的看法。

01.

2016年6月:房价可能会在19年内出现报复性上涨

2017年6月,时任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2017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峰会内部论坛”上发表了20分钟的演讲。以下是任泽平的主要逻辑和观点:

1.2016年9月,有人提议“本轮房价上涨即将结束”。

2.随着房地产监管升级和货币紧缩,房地产销售在第一季度(2017年)见顶,投资将在第三至第四季度回落。根据18个月的增长和18个月的调整经验,房地产周期将在2018年下半年触底。

3.只要土地财政不变,在调控期结束时,地方政府将比任何人都更加焦虑。监管期将于2018年下半年结束。我担心19年后房价会再次上涨以示报复。

4.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年(2018年下半年)地方政府将会非常着急,中央政府将会有稳定的增长压力。一旦购买限制和贷款限制解除,房价可能会在19年内出现报复性上涨。

五年、九年、十二年和十五至十六年的稳定增长以同样的方式刺激了经济。在过去的15年里,当房价达到5万元时,许多人认为房价不可能翻一番。结果,每个人都看到了。

02.

2019年3月:中国经济将在今年年中触底

2019年3月,在新锐论坛、2019年春季经济展望和投资趋势以及新书《债务危机》上,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在谈到中国经济和市场时,从商业领域经济学家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并详细阐述了其中的逻辑:

"大约在今年年中,中国经济将触底."任泽平指出,2018年据称是过去十年中最困难的一年,从数据的表现来看也是如此。

例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达到10年来的最低点,投资也达到12年来的最低点。就主要资产的表现而言,仅在2018年比特币成为全球主要资产后,a股才出现下跌。基于此,去年年底有人说:“2018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困难的一年。与此同时,2018年将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为什么2018年经济和资本市场如此困难?任泽平指出了以下原因:首先,2018年全球货币收紧,美联储加息,因此美国经济也触底反弹。其次,中美贸易关系挑战了我们的外部需求。第三,去年金融部门去杠杆化,流动性收紧。

“2018年,我们将经历去库存化的周期。最后一个周期将消除金钱和财富。下一个周期将见证我们进入自愿去库存阶段。去年的周期、政策和外部力量的结合使2018年变得非常艰难。”任泽平说。

对于2019年,任泽平做出了一个判断:“首先,大家会在今年年中看到,这是我去年做出的判断。今年年中,中国经济将保持稳定,经济将自始至终保持稳定。为什么?”

首先,从周期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看到今年年初的清仓周期延续了去年的主动清仓,但主动清仓阶段将在今年第二季度耗尽。从主动库存移除到被动库存移除是恢复的早期阶段。现在我们已经初步看到了这些迹象。

其次,这是政策的力量。我们为货币政策开辟了空间。这项政策在去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开始升温,经济也有自己的规则。“政策的底部、市场的底部和经济的底部都清楚地表明了它的逻辑。毫无疑问,政策结束于去年第三季度,市场结束于今年1月,经济结束应在今年年中。”任泽平说。

同时,我们可以看到经济中的许多领先指标,如货币的引入、股票市场等。最近,这些领先指标都有所回升。例如,可以看到m2增长率已经触底回升。2018年12月的累计增长率也有所上升。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已经控制了货币投资的步伐,包括结构性宽松、宽货币和宽信贷。

任泽平进一步指出,m2社会金融增长率今年应该会适度触底,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将在年中普遍触底。我们全年的判断是,经济在经历了一个低点之后会稳定,但我们没有说经济在经历了一个低点之后会上升。这与我们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有关。

03.

2019年8月:经济再次下滑

随着今年8月经济数据的发布,任泽平发布了他的最新观点:

我们最近对经济形势和货币政策进行了前瞻性分析,并进行了逐一验证。

6月份数据公布后,市场充满了“经济稳定”、“稳定与复苏”和“超出预期”的声音。我们发布了《全面评估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严峻性》(Full Estimate of the Currency and Financial Situation)的报告,震惊了整个市场:近期的领先指标一个接一个的下降,如房地产销售、土地购买和资金来源的下降,pmi订单和pmi出口订单的下降,一系列房地产融资紧缩政策的密集出台,以及经济金融结构的恶化。经济和金融数据在7月份有所回落。

年初,经济暂时企稳,主要得益于去年底和今年年初的货币宽松、财政资金提前拨付、5月份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房地产之春”和库存恢复周期。

然而,随着6月至9月房地产融资的密集收紧、房地产销售和土地购买的下降、5月至8月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欧美主要经济体增长放缓以及库存恢复周期的结束,我们仍然认为,从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将再次走下坡路。2019年下半年的经济下滑速度相对较慢,但2020年上半年的经济下滑速度相对较大。未来两年Gdp增长将下降约0.5个百分点。

政策建议:现在是短期降息和长期改革的时候了。

1.货币政策从观察期恢复到宽松,但这一次并不是同样的宽松,主要是温和的结构性宽松:资金流动是为了“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制造业和私营企业的中长期融资”,主要是高端制造业和新基础设施,并明确“不要把房地产作为经济的短期刺激”。我们将更多地依靠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扩大消费、建设新的基础设施、城市群、一系列重大开放和金融供给方面的改革来稳定增长。

2.我们建议lpr利率可以多次微调,以减少利率调整对市场的影响,同时可以根据实际效果及时调整。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进一步发展,完善金融机构ftp定价机制,疏通短期利率向中长期利率的传导机制。

3.房地产的调整是“三稳”,而不是“三松”或“三紧”。是时候改变空间了。目前,一方面,有必要防止资金外流造成的资产泡沫;另一方面,也有必要防止主动穿刺造成的重大财务风险。时间被用来改变空间,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扩大改革开放,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的积极性。

稳定土地价格、房价和预期,利用时间窗口推进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促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长效机制是中国房地产调控思想的重大改革,是一项以结果为导向的政策设计,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一是夯实城市主体的责任,将监管主体从中央转向地方。地方政府在监管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权。他们可以根据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在监管政策工具箱中自主选择适当的监管政策组合,因地制宜、精准实施。

二是将地方财政、税收、土地等政策工具箱交给中央政府进行评估和监督。每年年初,地方当局向中央政府报告控制目标,并实施月度监测、季度评估和年度评估。商品房价格、二手房价格、租金和地价指数应尽可能与cpi保持同步。

三是建立住房市场体系和保障体系。解决居民住房问题,应坚持“低收入靠保障,中等收入靠扶持,高收入靠市场”的原则。

四是加快房产税立法,从根本上解决土地财政和地价问题。房地产监管将从行政措施转向综合政策,包括金融、土地、税收、住房保障和市场管理等一揽子政策工具。

4.放开市场准入,恢复企业家信心,刺激新经济和服务业等新经济增长点。人们认为中国的投资饱和是一个错误的命题。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9700美元,仅为美国的六分之一,东西方差距很大。因此,有巨大的投资空间。然而,它并不是一家传统的铁路公司,而是在一个新的投资领域:民生领域的教育和卫生保健仍然短缺,科技创新领域的重大基础研究和开发仍然短板,城市地下管网建设仍然非常落后,而城市地面交通十分发达——所有这些都需要公共政策的关注,再加上新的机制和新的开放

5.货币和财政政策主要是为了促进短期经济的平稳运行。长期经济的高质量增长从根本上取决于改革开放。贸易战本质上是一场改革战争:大规模减税以减轻企业居民的负担,扩大新一轮开放的更大决心和勇气,以竞争中立的方式促进国有企业改革,以人地关系和金融稳定来建立新的住房制度,以重大理论突破来激发私营经济信心,以明确的高质量评估和适当的容错来促进马奔腾地方政府。

6.在过去十年里,地方政府、企业和居民一直在增加杠杆,空间有限。现在是中央政府增加和转移杠杆的时候了,这样微观主体就可以轻装上阵了。主要措施包括:大规模降低企业和居民的税费;做一个真正的社会保障账户,提高居民的社会保障水平,让居民可以放心消费;放松对汽车、金融、电信、医疗和其他行业的管制;部分购买具有股权质押风险的企业债务;拿出一些好资产进行混合改革等。

当务之急是调动地方政府和企业家的积极性。例如,应该利用高质量的发展评估来鼓励地方政府,应该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来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现在,我们应该给地方官员一个新的激励机制,给私营企业家以保证。

我们相信,经过改革和转型的洗礼,中国的经济前景会更加光明。

相关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brightlifesc.com枣巷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